南宋京城的香市

2015-04-24 08:44 点击数:3140

京城的香市南宋京城偏居临安(杭州),在当时以至后来都是全国有名的芳香脂粉、香料的集散地,该地生产的脂粉被称为杭粉,香市繁荣。宋时许多人都以香为生,出现了发达的香料加工业与销售业。

京城的香市南宋京城偏居临安(杭州),在当时以至后来都是全国有名的芳香脂粉、香料的集散地,该地生产的脂粉被称为杭粉,香市繁荣。宋时许多人都以香为生,出现了发达的香料加工业与销售业。

 

《括异志》中记载了一段世代以卖香为业的一个黄姓老翁故事:“华亭黄翁,世以卖香为业,每往临安江下,收卖甜头,归家修事为香货。甜头者,香行俚语也,乃海南贩到柏木及藤头是也。黄遂将此木断截,挑拣如笺香片子与蕃香相和,上甑内蒸透,以米汤调合墨水,用茅帚蘸墨水就甑内翻洒,此香遍班,取出摊干,上市货卖”,讲述了黄姓老翁在临安江下批发没加工过的香料,回家后经过加工,最后上市叫卖的过程。

 

从黄姓老翁每往临安江下,还可知道这些香料是从外地通过水路运到杭州城,《梦粱录》载:“杭州里河船只皆是落脚头船,为载往来士贾诸色等人,及搬载香货杂色物件”。

 

薰香料是杭州城百姓生活中的宠儿:“杭城大街买卖昼夜不绝,夜交三四鼓游人始稀,五鼓钟鸣卖早市者又开店矣。夏秋多扑青纱、黄草帐子、挑金纱、异巧香袋儿、木樨香数珠、梧桐数珠、藏香、细扇、茉莉盛盆儿带朵、茉莉花朵”。“木樨香数珠”、“藏香”等都是薰香料。

 

在此背景下,杭州城买卖薰香料的“香市”逐渐形成气候。

 

孟元老是这样形容当时临安香市的,“御街一直南去过州桥,两边皆居民,街东车家炭,张家酒店,次则王楼山洞梅花包子,李家香铺。御廊西即鹿家包子,余皆羮店、分茶酒店、香药铺”,“马行街北香药铺”,“正月十六日,宫观寺院皆放万姓烧香……

 

惟禁宫观寺院,不设灯烛矣,次则葆真宫有玉柱玉帘窗隔灯,诸坊巷马行 , 诸香药铺席,茶坊酒肆,灯烛各出新奇,就中莲华,王家香铺灯火出群”,很多时候,香药铺与香铺一样,不但卖香药,也调香、制香。

 

周密将临安城中的香业尽数收在他的著作中,诸市有:炭桥的药市、官巷的花市、新门外东青门霸子头的菜市、官巷口钱塘门内的花团、后市街的柑子团 。

 

芳香市食有:香药灌肺、薄荷蜜、橘红膏、醋姜、凉水、沉香水、梅花酒、金橘团、香薷饮、 紫苏饮。

 

香物有:小经纪、香橼络儿、香橼坐子、蒲坐、香袋儿、画眉七香丸、香药、香炉灰、香饼。

 

宋《武林旧事》罗列临安市售的“小经纪”中便有“香橼络儿”、“香橼坐子”,所谓香橼络儿,大约是用丝线将香橼编结以供居室、帐中悬挂。类似的做法在《儒林外史》里可以见到,“枕头边放着薰笼,床面前一架几十个香橼结成一个流苏”。总之,宋代以来,香橼是在床帐里常见的一种东西,中国人往往是在一种淡淡的橙香味中入眠的。

 

《梦粱录》中首次提到香铺买卖薰香料的情况:“供香印盘者各管定铺席人家,毎日印香而去,遇月支请香钱而已。巷陌街市常有供香饼、炭墼,并炭挑担卖,还有铜匙箸、铜瓶、香炉、铜火炉等薰香用的铜铁器”。由此可确切地知道南宋时已出现专门替人家制香、包香的香铺,每天有人来铺中取香,最后按月结算香钱,而香饼、炭墼、匙箸、铜瓶、香炉、铜火炉是薰香必备材料,既然这些东西都被放在街头巷尾买卖,可见薰香已走入普通百姓人家的生活,此时杭城是处处飘香。宋人杨泽民有词曰:“对颦翠叶,静掩兰房;香铺卧鸭,烟罢唼别”。“卧鸭”是一种外形像鸭子的香炉 。

 

当时制作薰香料的妇女在有些场合可被称为香婆。《香乘》称:“宋都杭时诸酒楼歌妓阗集,必有老姬以小炉炷香供者,谓之香婆”。《武林旧事载:“酒楼有老妪,以小炉炷香为供者,谓之香婆。有以法制青皮、杏仁、半夏、缩砂、豆蔻、小蜡茶、香药、韵姜、砌香、橄榄、薄荷,至酒阁分俵,得钱谓之撒暂”。

 

杭州城买卖饮食或百货之人自古有装饰的风俗, 以“耀人耳目”。士、农、工、商诸行百户,衣着装束都有差别。香铺中人打扮很特别,如香铺中的裹香人是:“顶帽、披背子”,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香铺的特色招牌。据说是因为高宗南渡定都杭城后,经常出没于街市体察民情,所以百姓是“车担盘盒器皿新洁精巧,不敢苟简,食味亦不敢草率也”。香铺中的摆设也很讲究, 尤其每到中秋节百姓用香旺盛之时:“香铺皆铺设货物,夸多竞好,谓之歇眼, 灯烛华灿 , 竟夕乃止”。

 

 

微信公众平台

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免责声明 联系电话:(0898)65355219 E-mail:xiangdao@0898cx.com QQ群:178232371 站长QQ:2876646486 协会QQ群:229606883
Copyright 2011-2015 0898cx.com.(中国沉香网) All rights reserved. 海南香岛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琼ICP备15001418号-2